• 让自己沉静下来

    倾听天主向心中安静的地方述说的话语
    • 当你开始这次的祈祷,注意力放在四周围任何你可以听到的声音。你可能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你似乎仍然可以听到一些什么。或是一堆噪音在你四周,每天生活中的喧嚣;或是听到录下来的音乐。不论你现在四周环绕的是什么,注意那不同的声音,同时注意那声音从那里来。
    • 现在把你的注意力转向内在,注意倾听任何比较靠近你的声音。让其他的声音离开 - 他们会依然像背景一样存在着。但注意力放在你的附近,你可以听到的,或是在你的房间里,或是来自附近的任何事物或任何人。注意一下下那些更直接的声音。
    • 现在逐一地离开那些声音,消失进入那个背景,让你的注意移向内在。在你内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花一二分钟在那里休息,在你安静的中心。
    • 倾听天主向心中安静的地方述说的话语,就像你在听那下一位出现在受难史中的妇女的故事。
  • 经文

    若望 18:12-17

    于是兵队、千夫长和犹太人的差役拘捕了耶稣, 把他捆起来,
    先解送到亚纳斯那里,亚纳斯是那一年当大司祭的盖法的岳父。
    就是这个盖法曾给犹太人出过主意: 叫一个人替百姓死,是有利的。
    那时,西满伯多禄同另一个门徒跟着耶稣;那门徒是大司祭所认识的,便同耶稣一起进入了大司祭的庭院,
    伯多禄却站在门外; 大司祭认识的那个门徒遂出来,对看门的侍女说了一声,就领伯多禄进去。
    那看门的侍女对伯多禄说:「你不也是这人的一个门徒吗?」他说:「我不是。」

  • 反省

    在祈祷中,试着去想象身处这些事件中

    许多事的发生是介于伯达尼的晚宴和大司祭家庭院的事件之间。耶稣每天周游,进入耶路撒冷,在圣殿施教。有一个场景是: “耶稣进了殿院,开始把买卖人赶出去。群众们 兴奋且疯狂。 一周的稍晚,耶稣指示他的门徒准备过逾越节;他们在楼厅碰面,目睹了圣体圣事的建立。后来他们上了橄榄山,在恐惧和颤抖中,看着耶稣忧闷地在一个名叫革责玛尼的庄园祈祷。随后,犹达斯带着士兵冲进来,耶稣被捕并被带往大祭司前受审,受到亵渎,处以死刑。在祈祷中,试着去想象身处这些事件中。尝试体验那些气氛及感受。

    圣周的事件是如此快速移转及具戏剧性的,大部分的人都忽略了那位看门的侍女。虽然四部福音都有提到她,而且全部赞成伯多禄在第一次的否认时是被她的指控所激怒。她是大司祭的奴仆,是家中职务最低的守门人。但这个仅仅是女仆的人,居然可以吓到伯多禄,让他去否认最近以来他誓死要保卫的朋友。你如何描述这位看门的侍女?

    若望告诉我们,其他门徒跟她说的那个秘密,想必是要求伯多禄要承认。这是否意味着至少有一位门徒和她很熟?

    另一方面,有关她的事,我们知道非常少。你如何想象她?她只是好奇发生了什么事及所有会令人兴奋的事?或者你对她有不同地想象?马尔谷和路加形容她是一位 年輕女孩, ,一位小女仆,大概只是一个小孩。在这种情况下,她问伯多禄的问题,可能只是误会一件。当因为好奇去了解更多有关人的堕落,制造闲话,这有可能会造成伤害?

  • 与主交谈

    为了寛恕,也许你想问耶稣一些事
    • 有一个传说 - 尽管没有太多的圣经基础 – 指出在大司祭家中当差的那位女仆,和在宗徒大事中有提到的洛德在一起,她也是一位房子的守门人。那房子现在是若望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的。在伯多禄被监禁后,门徒们避难住在那里。洛德认得伯多禄的声音,非常高兴他又找到他们,当时,她赶紧离开,去告诉家里的人,她高兴地忘了让伯多禄进门,让他站在街上。
    • 你可以想象有怎样的传说出现。由于悔恨怜悯她的公开谴责伯多禄,大司祭的女仆现在已经加入了耶稣的信徒的小乐队,同时在基督徒的老板那儿找到了一个新的位置。牵强吧?大概是。但也许,像伯多禄一样,这个女人有一颗新的心。或许她也看见耶稣被带到院子里。也许耶稣也注视着她。在他的目光中,她看到的不只是一种深刻的悲痛,因为她所做过的事,但同时也有深刻的宽恕。你的心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变化?难道真的是牵强?
    • 在耶稣的眼中没有一个人是不被救赎的。伯多禄被给予了另一次的机会。也许那侍女也是,被赋予恩典去改变她的一生,从而成为一个榜样,激励他人。在你的生命中,你在那里有看到需要另一次机会的需求?
    • 在祈祷的最后片刻,想象你自己站在庭院中。你看到了什么?谁吸引你的注意?也许为了寛恕,你想问耶稣一些事。或者你想告诉耶稣在这次的反省中。你所体会到的。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