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着让自己沉静片刻

    花一点时间让自己沉静片刻

    当你开始进入反省时,不妨闭上眼睛让内心沉静片刻。你在这里迎接接生命中的新的光照,接触内心深处的欲望。主耶稣,弥说,弥是世上的光,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应许我在将临期与弥同行,追随弥寻找新的迹象。

  • 经文

    2:1-8

    当黑落德为王时,耶稣诞生在犹大的白冷;看,有贤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
    「才诞生的犹太人君王在哪里﹖我们在东方见到了衪的星,特来朝拜衪。」
    黑落德王一听说,就惊慌起来,全耶路撒冷也同他一起惊慌。
    他便召集了众司祭和民间的经师,仔细考问他们:默西亚应当生在哪里。
    他们对他说:「在犹太的白冷,因为先知曾这样记载:
    『你犹大的白冷啊!你在犹大的群邑中,决不是最小的,因为将由你出来一位领袖,衪将牧养我的百姓以色列。』
    于是黑落德暗暗把贤士叫来,你细询问他们那星出现的时间;
    然后打发他们往白冷去,说:你们去仔细寻访婴孩, 几时找到了给我报信,好让我也去朝拜衪。」

  • 反省

    试着认清自己的生活中及祈祷的时的灵修阶段对比
    • 如果三位贤士有那颗星的指引,为什么他们要询问耶路撒冷的人们,而且最后还被黑落德王审问?虽然福音的经文没有明确地说出,但那颗星似乎从他们眼前消失了。我们知道的是,当他们离开耶路撒冷后那颗星又再度出现,并带给他们「极大的喜悦」。这点很耐人寻味但时常被忽略。这也意味着灵修路上如钟摆般的状态,圣依纳爵视此对比为分辨时的核心,即介于「神枯」和「神慰」二者间的差异。
    • 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对此的体验。有时候事情都进行的很顺利,有时候你和慈善圣神相处和谐,以信望爱向前迈进。换句话说,你就像充满信心的贤士,跟随着那颗星的指引。但另外有些时候,当那光似乎被遮蔽,当你发现自己感到迷惑或混乱,而且你可能觉得瘫痪或迷失而不是缓慢的向前迈进。这是灵修上危险的状态,错觉与伪装可轻易地引我们入歧途。这里的邀请是要我们认清在你自己的生活中及你祈祷的时候的灵修阶段对比。三位贤士在神慰的时候开始他们的旅程,而那神慰在消失一段时间之后又再出现。但在这故事中,耶路撒冷概括了另一个灵修阶段,他们几乎落入黑落德王为他们所设的陷阱中。
    • 一个小而显着的点出现在这里。当他们失去与真光的连系,三位贤士在别的危险的方向寻求帮助。请注意,福音的经文提到有关黑落德王及全城深感不安困惑,因三位贤士提出的问题而困扰:新的”犹太人的王”在哪里出生? (请注意这也是比拉多放在耶稣十字架上的头衔)。之后,他们在梦中被警告不要回到黑落德王那里。没有这特别的讯息,他们很轻易地就会向意图谋杀的黑落德王回报。请记住圣依纳爵所提的经典的智慧警语:当你在神枯的时候不要做任何决定。
  • 与主交谈

    神慰的特点是成长和改变的勇气
    • 这一切的戏剧性是要我们认清我们自己的战线,特别是当我们可能陷入不同种类的诱惑的时候。当我们不再与慈善圣神的光有所连系时我们更加脆弱。你最危险的点在哪?你的力量或神慰的来源通常又是什么?这个信仰旅程,如三位贤士的故事所象征的,有不可避免的陷入困难的时光--就像以色列人在沙漠中的闲言闲语,或陷入各种偶像崇拜时。或如同耶稣的门徒们陷入权力的游戏,或者之后,他们在耶稣受难的时候逃离开祂。所以对于我们的不稳定及倾向罪恶诚实地祈祷是健康的,当我们经验某些「神枯」的情况时,认清这些软弱的时刻可能时常发生—如同那颗星似乎消失的时刻。
    • 这个故事有另外一个次要的观点值得一提。耶路撒冷的宗教学者查询他们的书籍,给了黑落德王有关默西亚诞生地的正确答案,犹大的伯利恒。圣奥斯定嘲讽地评论这些专家:他们喜欢给其他人提供方向指引,但他们不能承担任何对他们的诘问。他们仍然被困住,那些和个人无关的知识在他们身上没有结出果实。再一次表明了这是神枯的一种形式或没有被推动,而相对的,神慰的特点是成长和改变的勇气。一如往常的是邀请去认清在你自己内的险境及祈求被从中释放。
    • 按照现今分离的世界,去读这个福音中二个城市的故事,可以扩大我们的视野。黑落德王和耶路撒冷可以代表那强大封闭自私的力量,它们直接或间接迫害地球各地的穷人。但伯利恒,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代表另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简单开放的崇拜。再一次我们可以默想一个对比,教宗方济各强而有力在他的愿祢受赞颂中提到:“当有些人仍然深陷绝望和有辱人格的贫穷,没有出路时,另一些人则对如何运用自己的财产毫无概念,只会徒劳地炫耀自己所谓的优势。”信仰是指在我们复杂的世界采取的立场,选择伯利恒的精神,而不是耶路撒冷的黑落德王的暴政。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