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着让自己沉静片刻

    花一点时间让自己沉静片刻

    当你开始进入反省时,不妨闭上眼睛让内心沉静片刻。你在这里迎接接生命中的新的光照,接触内心深处的欲望。主耶稣,弥说,弥是世上的光,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应许我在将临期与弥同行,追随弥寻找新的迹象。

  • 经文

     2:9-11a

    他们听了王的话,就走了。 看,他们在东方所见的那星,走在他们前面,直至来到婴所在的地方,就停在面。
    他们一见到那星,极其高兴喜欢。
    他们走进屋内,看见婴儿和他的母亲玛利亚, 遂俯伏朝拜了衪,打开自己的宝匣,给衪奉献了礼物。

     

  • 反省

    请暂停于此祈祷时刻,求天主让我了解我与天主相遇的渴望因着天主与我相遇的渴望而被全然接受并转化
    • 我们即将进入贤士旅程中的高点,就是他们发现小耶稣并朝拜了祂。他们从耶路撒冷出发到白冷城,距离不长。对他们来说,耶路撒冷是个混淆甚至遭遇神枯与内心黑暗的地方,但星光回来指引他们到小城白冷,并在那个房屋上方停下来,在那里他们找到玛利亚和若瑟。请再次注意这段旅程的阶段被称为「大喜乐」。如果黑落德统治的耶路撒冷是权力及阴谋的城市,白冷城可以说是单纯及祈祷的乡下,这两个地方代表的不仅是地理上的位置,而是不同的灵修空间。有时我们知道我们在正确的路上,有时觉察到和谐与虚假间的冲突。
    • 所以当贤士们抵达并朝拜的时刻,正是这段旅程最深的神慰及高点。福音告诉我们贤士们「走进屋内」,而进入这空间就是我们将临期避静这阶段的邀请。圣奥古斯丁在忏悔录 书中提到他长久以来在各个学派说法中寻找天主确切存在的证明,逐渐的他进展到最后的难题:「我不够谦卑无法将卑微的耶稣当作是我的天主…我甚至无法想象道成肉身的奥迹」(忏悔绿第7卷24-25节)。也许贤士们也必须跨越这道惊讶的门坎才能进而朝拜祂。贤士们代表犹太教外的灵修传统中真正的智慧,最后他们的智慧引领他们发现刚出生的国王,这是他们旅程的目的。但这些从东方来的贤士们了解天主存在于这婴孩中的独特意义吗?玛窦福音并没有告诉我们贤士们朝拜时的想法,但他用的文字隐隐意味着这些外教人信仰上的突破。福音跟我们说:贤士们「遂俯伏朝拜了他」,或者如另一个翻译版本:他们「就俯伏拜那小孩子」。
    • 神奇的事在此发生了。想象贤士们忽然理解这婴孩是神圣的,这样的话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改变了。他们从东方来的旅程现在与天主进入世界的另一个旅程相交会,贤士们发现自己是被这婴孩召唤来的。请暂停于此祈祷时刻,求天主让我了解我与天主相遇的渴望因着天主与我相遇的渴望而被全然接受并转化。
  • 一个人因感知到天主的光荣与存在而被震撼住的时刻,那就是祈祷中最高层的表现
    • 什么是荣耀天主?这是祈祷中最高层的表现,那就是一个人因感知到天主的光荣与存在而被震撼住的时刻。在圣经中荣耀天主是意谓着强烈的觉察到天主的神圣性及亲密性,常常人的反应不仅是以内在灵修的方式;有时人会伏地掩面,就像是厄则克耳先知看见预象时(则1:28),或是圣保禄在前往大马士革路上的故事(宗9:4),或是玛窦福音最后宗徒们在升天的耶稣前一看见祂就朝拜了祂。贤士们也以同样的方式沉默地表达的尊敬。
    • Hopkins翻译的有名的短歌吟咏「奉献赞美祢」(Adoro te devote) 抓住了赞美最美好的核心-「神格在此隐藏,我朝拜祢,祢是天主,在祢之前全然入神于惊喜中」。这古老的短咏是用在感恩祭中的赞美,同时也可以用在贤士们看到神圣在柔弱婴孩身上体现的时刻。如此看来,他们是有福的。可以在平凡处看到不凡,并进入无言的沉思空间,在此光照中,我们进入安静的祈祷阶段。可能需要对自己有些耐心才能抵达所谓的「无声的音乐」的境界。请记得用身体姿势表达尊敬也是同样重要的。或可在你想象这个福音场景时于心中重复一些句子,如「主耶稣」、「愿祢的名受显扬」或(对玛利亚所说)的「天主与妳同在」。但别忘了让这些字句进入内心,「入神于惊喜中」,享受耶稣的临在。「请你们体验,请你们观看:上主是何等的和蔼慈善!」(咏34:9) 。
    • 在神操 中最特别的一句话是来自于圣依纳爵提供避静导师的指导(第15号)。他坚信天主寻求直接与避静者谈话,用祂的爱燃烧避静者的灵魂,而灵修导师不该介入,这是赞美的空间,也是转变的空间,这空间以个人不同的方式开放给每个人。这邀请我们进入静默的光荣,不需太多文字,就像耶稣教导我们「你们不要跟他们一样(多言) 」(玛6:8)。「静思始于当奥秘开始展现出它的广袤无涯之时…不可思议之事发生:天主将自己以人类生命的方式显现」(Hans Urs von Balthasar);「赐给我祢自身,因祢为我已足够」(Julian of Norwich)。在显示自己的主面前,请鼓起勇气去将内心的凝视单纯化,这荣耀同时彰显又含蓄。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