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着让自己沉静片刻

    花一点时间让自己沉静片刻

    当你开始进入反省时,不妨闭上眼睛让内心沉静片刻。你在这里迎接接生命中的新的光照,接触内心深处的欲望。主耶稣,弥说,弥是世上的光,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应许我在将临期与弥同行,追随弥寻找新的迹象。

  • 经文

    2:11-12

    他们走进屋内,看见婴儿和他的母亲玛利亚, 遂俯伏朝拜了衪,打开自己的宝匣,给衪奉献了礼物,即黄金、乳香和没药。
    他们在梦中得到启示,不要回到黑落德那里,就由另一条路返回自己的地方去了。

  • 反省

    信仰必须是反文化的,不是敌视一切现代事物的意思,而是警惕我们对身边的一些胡言乱语有所警觉
    • 三贤士的故事,最后以改变方向收尾。「他们在梦中得到启示,不要回到黑落德那里,就由另一条路返回自己的地方去了。」为我们的避静,我们可以在这个光照下于结论中反省两个主题:天主拯救我们免于凶恶,以及发现基督意即用不同的方式生活。
    • 梦在圣经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玛窦福音中的确也是如此。想想圣若瑟的梦告诉他要娶玛利亚。如果没有从梦中得到消息,三位贤士可能很容易就傻傻地与黑落德的凶残阴谋合作了。故事最后几个字「另一条路」也可能有特殊的意义:即「另一种方式」。希腊文中的「道/路/方式」为“hodos”,对信徒而言它也变成了一种特殊用词。宗徒大事录好几次指那些属于「这道门的人」(宗九2)。因此,最后这些话可以提醒我们,信仰如何意味着不同的生活方式。
    • 「救我们免于凶恶」。天主经的最后请求意味着,我们常常需要天主的指引和保护。如果星星是从外晓谕贤士,梦则是由内对他们说话。虽然在玛窦福音的文字中并不明确,但这个梦仍显示出圣神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行动。耶稣在最后晚餐时许诺要派遣另一位护慰者(字面意义为防卫代言人),在生活的试炼及复杂中,捍卫我们。甚至在与小耶稣相遇之后,三位贤士仍需要更深的恩宠来救他们免于凶恶,免于一度看起来值得信任的黑落德的迫害。今天,哪些是需要我们看穿,迷人却实为骗人的表面?「上主…连夜间也向我督促。」(咏十六7)。为你每一次被救出凶险而感谢。
    • 在这次避静的第三阶段,「旅途上的险境」中,我们提到分辨真假的恩赐。那种张力现在以更广的意义回来。信仰包括涉入战场。若望福音中的「世界」被天主爱到值得派遣祂的圣子,但「世界」也是一个负面的字眼,是一个对抗、拒绝天主的地方。因此,信仰必须是反文化的,不是敌视一切现代事物的意思,而是警惕我们对身边的一些胡言乱语有所警觉。尽量从个人角度出发,用祈祷的态度辨认你在身边所见,一些迷人但浅薄,还会破坏你基督徒生活质量的倾向。
  • 当一个基督徒,意味着让自己因与基督的相遇而改变
    • 这带我们走到默想的第二个主题。当一个基督徒,意味着让自己因与基督的相遇而改变,并常常选择抗拒主流的生活方式。虽然教宗方济各的通谕《愿祢受赞颂》聚焦于我们脆弱环境的危机,但他强调,这项挑战关联到我们如何看待身在这个世界的自己。如果我们人忘记信仰,而把自己置于中心,那么方便的事就变成可以接受,而「其他一切都变成相对的」(122)。植根于基督的愿景要求我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现实」(114)- 这正是贤士故事最后几个字提出的邀请。依着这种精神,教宗鼓励我们进行,可以对当今文化许多肤浅的假设「产生抵抗」的「一种生活方式和灵修」(111)。
    • 我们个人祈祷的宽度能否涵盖社会上的各种挑战?能否不但变成个人转变的根源,更是在这个世界上以不同方式行动的源头?我们如何具体表达身为基督徒的不同之处?这些都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但是我们的避静需要虔诚地将这些包含进来。耶稣所称的王国常常意味着对天主和现实的新视野。所有真正的宗教都与转化相关,不只是自我的转化,也是我们周遭受创世界的转化。想想那些让福音的急迫性引导他们作大胆投身的人:故前萨尔瓦多总主教,真福奥斯卡˙罗梅罗无法对他四周围的邪恶保持沉默,因此被灭口!就像有时候我们说,如果他们因为你是基督徒而逮补你,难道他们还会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定你的罪?
    • 基督新王国的大宪章是什么?当然最具挑战性的总结,是在祂推翻世俗价值观的真福八端。这里我们可能有一篇耶稣圣心的自传。你可以慢慢思量,当作是你进行自己内心日复一日的皈依的邀请。但是,不要落入陷阱,让你的心太不食人间烟火。出人意料的是,即使在今世的生活中,真福八端依然是真实的。当然,比较起来幸福是温良而非咄咄逼人,原谅而非怨恨,滋养和平而非敌意。
    • T. S. 艾略特曾写了一首不寻常的诗,叫「贤士西游记」,在其中他强调挣扎、奋斗,多过喜乐。视基督的诞生如「我们的死亡」。

    「我们回到了我们的地方,我们的王国,
    但在原有的放任中,却不再自在。」
    我们的旅程也可以同时释放我们,而又有益于我们健全地困扰我们。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