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默操练四

    对我们今天准备要反省的东西,更有意识也更开放

    在进入四旬期退省的第四节前,让我们花点时间,让自己安静下来。无论你目前内在的情绪是什么:愤怒、恐惧、满足、快乐,或是这些情绪的大杂烩:对我们今天准备要反省的东西,更有意识也更开放。注意你内心此刻的的感受。只是指名这些情绪、注意它们、放它们,离开。

    然后,当你让自己安静下来,至少一段时间,就转向天主,说:「我在这里;上主请发言,你的仆人在此静听」。或者你可以摘录任何其他的句型,只要为你是进入祈祷的记号。
     

  • 经文导读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竟连风和海也听从他!

    耶稣在加达辣人地区驱魔的故事,并非紧接在上一节关于伯多禄岳母的故事之后。玛窦在两个故事之间放了耶稣与两位潜在门徒的相遇;他们俩人都没得到耶稣多大的鼓舞。第一位听到祂说「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而第二位请求的一件合理的事:「先去埋葬我的父亲」,却得到一个巧妙地回答「任凭死人去埋葬他们的死人!」。这一段事在耶稣平息风浪、训斥门徒如此懦弱,以及听到他们充满敬畏的评论「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竟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之后。你能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吗?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现在故事正式展开,耶稣来到对岸加达辣人的地方之后。

  • 经文

    玛八 28-34

    耶稣来到对岸加达辣人的地方,有两个附魔的人从坟墓里走出,向他走来;他们异常凶猛,以致没有人能从那条路上经过。
    他们喊说:「天主子,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时期还没有到,你就来这里苦害我们吗?」
    离他们很远,有一大群猪正在牧放。
    魔鬼恳求耶稣说:「你若驱逐我们,就赶我们进入猪群罢!」
    耶稣对他们说:「去罢!」魔鬼就出来进入猪内;忽然全群猪从山崖上直冲入海,死在水里。
    放猪的便逃走,来到城里,把这一切和附魔人的事都报告了。
    全城的人就出来会见耶稣,一见了他,就求他离开他们的境界。

  • 反省

    教宗方济各选择今年为慈悲禧年,让我们将医治的慈悲带给周围的人
    • 耶稣的医治慈悲是如何让人料想不到呢?你觉得玛窦为什么提到「岳母」?
    • 我们注意到跟马尔谷说的不同,有两个人附魔,不是一个人。玛窦再次这样对马尔谷的眼盲,也可能因为在旧约中,你需要两个人做见证的缘故。玛窦福音中有两个人附魔,会对故事有什么差别吗?
    • 这两个人从「坟墓」里走出来:那是魔鬼住的地方,而牠们代表对一般人类的威胁。玛窦形容牠们非常凶猛,「以致没有人能从那条路上经过」。你觉得「坟墓」的意义是什么;「没有人能从那条路上经过」又是什么意思?
    • 但令人大吃一惊的是,魔鬼正确地称呼耶稣为「天主子」。魔鬼称呼耶稣「天主子」,对吗?牠们是怎么知道的?
    • 魔鬼也问祂「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这呼应了在列王记上,匝尔法特死了儿子的寡妇对厄里亚先知所说的话。魔鬼责怪耶稣「时期还没有到(或者这也许是个问题:『你是不是提早到了?』),你就来这里苦害我们吗?」当然魔鬼就是干这种事:牠们苦害人;而天主的工作,耶稣的工作就是带来医治的慈悲,结束苦害折磨。你觉得耶稣的工作是苦害魔鬼吗?而我们也很好奇,牠们说的「时期」是什么意思?教宗方济各选择今年为慈悲禧年,让我们将医治的慈悲带给周围的人。是否有任何魔鬼阻止你成为「天主工作」的一份子?
  • 与主交谈

    你能向天主求任何能帮助你继续避静之旅的东西吗?
    • 现在玛窦提供意料之外的故事细节:「有一大群猪正在牧放」。这些当然是犹太文化里不洁的动物,但牠们只是在干牠们平常在做的事。然后魔鬼提出了一个令人料想不到的请求;显然牠们知道已经输了这场战役,而想讨价还价:「你若驱逐我们,就赶我们进入猪群罢!」你觉得魔鬼为什么选择猪群呢?
    • 耶稣毫无疑问主导着一切,并告诉牠们:「去罢!」。然后玛窦告诉我们,「魔鬼就出来进入猪内;忽然全群猪从山崖上直冲入海,死在水里。」现在,呼叫猪只保护协会,去抱怨这件事,已经没用了,因为这意味着魔鬼的末日。你是否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曾经验过耶稣毫无疑问地主导一个状况?
    • 就算你不觉得看到一群猪冲进加里肋亚海很好笑,犹太观众看到一群猪冲进海里,假设过程中还可以摧毁魔鬼,可能觉得很幽默。这个故事邀请我们设想,那两个曾被魔鬼附身的人,他们目前的状况。你想他们会觉得怎么样?筋疲力竭?饱受惊吓?松了一口气?解脱自由了?
    • 现在看看大家的反应:「全城的人就出来会见耶稣」,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可是他们不是来为祂拍手叫好,因为圣史玛窦告诉我们,他们「一见了他,就求他离开他们的境界」。你觉得,加达辣人为什么对耶稣觉得这么不安,而要将祂赶出他们的境界?你曾经有这种感觉吗?

    当你在考虑这些问题时,请反省你有感觉的任何一点。将你的感受带到天主面前;也许是这些感觉是不舒服或不稳定的。我们现在走过了四旬期避静的一半,你能向天主求任何能帮助你继续避静之旅的东西吗?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