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默操练五

    进入静默,以及吸气和吐气这个奥妙、赐予生命的动作

    请你在这一节只聆听自己的呼吸,专注在呼吸的起伏和流动上。吸气 – 吐气、吸气 – 吐气、吸气 – 吐气、不要改变速度,只要进入静默,以及吸气和吐气这个奥妙、赐予生命的动作。想象赐予我们生命的天主正在这么做,并运用这个图像进入静默。

    然后,当你让你自己安静下来,至少有一段时间安静,就转向天主,说:「我在这里;上主请发言,你的仆人在此静听」。

  • 经文导读

    注意看这个故事如何发展

    这故事紧接在我们上一节所看,耶稣医好革辣撒两个附魔人的故事之后。注意看这个故事如何发展。

  • 经文

    玛九1-8

    耶稣上船过海,来到自己的城。
    看,有人给他送来一个躺在床上的瘫子,耶稣一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孩子,你放心!你的罪赦了。」
    经师中有几个人心里说:「这人说了亵渎的话。」
    耶稣看透他们的心意,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思念恶事呢?
    什么比较容易呢?是说:你的罪赦了,或是说:起来行走罢?
    为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起你的床,回家去罢!」
    「那人就起来,回家去了。」
    群众见了,就都害怕起来,遂归光荣于天主,因他赐给了人们这样大的权柄。

  • 反省

    天主总是在寻找机会,分施祂治愈的慈悲
    • 首先,「耶稣上船过海,来到了自己的城」。这是从非犹太地区回到加里肋亚。我们受邀与耶稣一起旅行。耶稣乘船旅行。福音中很多重要的事都发生在船上。你想这是为什么呢?
    • 玛窦在他的福音中常使用这个字,虽然翻译者常常漏译掉,那就是:「看!」
    • 这是玛窦告诉我们要注意的方式,当我们听到这治愈故事的开始:「有人(玛窦没说是谁)带来一个躺在床上的瘫子」。这和之前百夫长的孩子(或仆役)以及伯多禄的岳母故事里的用字一样,强调了痛苦的程度。想象一个人身陷的困境,其他人为他求慈悲及治愈。那个人是怎样的感觉?
    • 你也会注意到玛窦遗漏了马尔谷福音里的细节,那就是有人带着一个瘫子到他这里来,…「拆开了房顶」。 也许玛窦认为从健康和安全的角度,你不该在家里尝试。你觉得这景象看起来如何?
    • 然后我们听到耶稣「一见他们的信心」后的评论。这告诉我们,天主的慈悲并不仰赖需要治愈者的信德;天主总是在寻找机会,分施祂治愈的慈悲。信德是否有助于寻求慈悲?你是否曾为某人寻求治愈的慈悲?是否曾有人为你寻求治愈的慈悲?
    • 在此之后,当我们偷听到耶稣对瘫子说:「孩子,你放心」,听到一句出乎意料之外的话,而我们直觉知道,一切都将顺利。那一句「孩子」给我们所需的一切信息,因为从玛窦福音第5-7章的山中圣训,才刚显示中心教导是称天主为「父」。你可以想象耶稣在你耳边说:「孩子,你放心」?这会让你有什么感觉呢?
    • 耶稣再一次令我们吃了一惊。我们正期待祂说:「离开你的床,走吧!」但祂却说,「你的罪被赦了」。然后玛窦再度用「看!」邀请我们注意;这也许邀请我们去问「天主接下来会做什么?
    • 我们听到「经师中有几个人」。他们似乎从石头中蹦出来,但我们已经知道他们意味着麻烦。如果这样还不够,就听听他们心里怎么想:「这人说了亵渎的话!」我们可以听到他们在挥舞着代表危险的红旗,因为这是个致命的指控,可能意味着死刑。耶稣的对手为什么这么生祂的气?你在现实生活中是否也有同样的情形?
  • 与主交谈

    跟天主聊聊这故事对你有什么意义。怎么影响你的生活
    • 耶稣的回答很有趣,因为「耶稣看透他们的心意」。这里有一种豪不费力的操控感:天主的声音。在生命中,你是否曾经验过这样的声音?
    • 现在耶稣责备经师们(而我们可以想教宗方济各对基本教义者的态度)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思念恶事呢﹖」我们可反省,他们自认为是良善虔诚的想法。最后,耶稣给他们设了个陷阱:「什么比较容易呢?是说:你的罪赦了,或是说:起来行走吧!」(别忘了,「起来」是复活的语言)。当你在故事中听到这个「复活的语言」,有什么样的感觉?
    • 经师们并没有机会反驳。反而耶稣继续说:「为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在世界上许多人寻寻觅觅的,正是宽恕他们为阻止自己找到治愈和慈悲所犯的错。你寻求的怎样的宽恕,好让你能经验天主的治愈慈悲?
    • 耶稣继续「对瘫子说:起来!(你看,又是复活的语言),拿起你的床,回家去吧!」这当然不可能发生,那人是个瘫子!你是否能想起,在你生活中是否有同样不可能的情况?
    • 结果揭晓,没什么过度的戏剧性:「瘫子就起来,回家去了」(虽然没提到他是否带着他的床)。你觉得这次治愈太平淡无奇吗?为什么?
    • 现在看看结果,为我们四旬期祈祷的目的,求天主在耶稣身上显示治愈慈悲是很重要的:「群众见了,就都害怕起来。」我们可能不能理解这种恐怖,就像我们被叫到校长办公室的那种场合,不过更像尊崇,或敬畏。你是否曾经验这类的恐惧?比较像尊崇,或敬畏的经验?
    • 「最后群众归光荣于天主,因衪赐给了人们这样大的权柄。」这故事告诉我们天主治愈的慈悲如何在耶稣身上彰显出来,这效果则展现在人身上:他们就光荣天主。这故事有让你想要赞美光荣天主吗?用什么方式?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