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默操练六

    聚焦于你所在的地方,以及你希望这节结束时,自己是什么样子

    试着静下心来,让自己静默,你有一些方法可以做。今天意识到你坐的地方。就是单单地坐着,不论是坐在椅子上,双脚着地,眼睛闭上;或坐在地板上或有扶手的椅子上,用你知道可以让你维持整段时间的姿势。感觉一下你下面的座位,聚焦于你所在的地方,以及你希望这节结束时,自己是什么样子。
    然后,当你让你自己安静下来,至少有一段时间安静,就转向天主,说:「我在这里;上主请发言,你的仆人在此静听」。

  • 经文导读

    玛窦加入了两个故事 - 召叫税吏玛窦的故事和争论禁食的故事

    在玛尔谷福音中,这个故事实际是两个故事缠绕在一起 - 直接出现在革辣撒人附邪魔 (谷五1-43) 的故事之后。但玛窦加入了两个故事 - 召叫税吏玛窦的故事和争论禁食的故事。那可能会影响你体验今天这节两个故事的方式。

  • 经文

    玛九18-26

    耶稣向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有一位首长前来跪拜他说:「我的女儿刚纔死了,可是请你来,把你的手放在她身上,她必会活。」
    耶稣起来跟他去了;他的门徒也跟了去。
    看,有一个患血漏十二年的女人,从后面走近,摸了他的衣服繸头,
    因为她心里想:「只要我一摸他的衣服,我就会好了。」
    耶稣转过身来,看着她说「女儿,放心罢!你的信德救了你。」从那时起,那女人就好了。
    耶稣来到首长家里,看见吹笛的和乱哄哄的群众,
    就说:「你们走开罢!女孩子没有死,只是睡着了。」他们都讥笑他。
    把群众赶出去以后,耶稣就进去,拿起女孩子的手,小女孩就起来了。
    这消息传遍了那整个地区。

    

  • 反省

    如果你在等耶稣的响应,你做何感想?
    • 我们在这段读经中有两个故事。我们称为一号故事及二号故事。在一号故事里,我们遇到一个人,他非常渴望耶稣触摸、医治他的女儿。我们被告知,这个人的职务是「领导者」,或有些翻译称他为「会堂长」,这表示我们期待会有麻烦(因为它发生造成的错误)。二号故事是一位妇女因着信德而得到治愈。
    • 首先,就像玛窦福音中常有的,一号故事以『看』这个指令开始,当玛窦邀请我们注意发生在这两个故事的事情。
    • 这位官员为他的女儿提出请求,她很显然是「死了」,虽然在马尔谷福音中描述她「在生命的尽头」。你能否想象这位女儿已死的会堂长会有甚么感受?
    • 我们进一步注意到,这位官员对耶稣医治的慈悲展现了相当坚定的信心,「请你来,把你的手放在她身上,她必会活。」他断言。你是否曾对耶稣医治的能力,有这样的信心?
    • 然后,看看耶稣的反应:祂「起来」( 在前面的几节,我们已看到这是一个『复活』字眼) 和「跟随」。这个字,相当令人惊讶地,是用以指出门徒的身分;所以这个故事已经让我们有点困惑。在这次避静的过程中,「起来」这个字对你有何意义?
    • 现在二号故事开始,也是以我们的老朋友,「看」这个字作为标记。听众的注意力转向要东西的那个人,结果这是一位「妇女」,意思就是说,比起会堂长,她更是社会的边缘人。她也不浪费时间对耶稣提出问题,而是直接去拿她要的,并抓住它。在你自己与天主的关系中,这是否是你做的事?
    • 然后,我们得知她的困境:令人难以相信的十二年,她一直忍受「血漏」,让她精疲力竭。更糟的是,那使她不洁净,所以她不该在群众里,不该跟任何人接近,即使是她的丈夫或家人,而她当然也不应该碰触任何人。你能想象这样的生活吗?你能进到这妇女的感受里?
    • 现在她做了她无论如何一定不应该做的:「她摸了他的衣服繸头」,使祂变成不洁净。同时圣史也让我们偷听到她的想法:「只要我一摸他的衣服,我就会好了。」就像会堂长一样,她展现出对要发生之事的信心:她在耶稣身上察觉到的医治慈悲会胜过她的不洁。这位妇女的信心如何对你说话?
    • 现在这是个考验,当叙述者告诉我们耶稣的反应─ 「祂回过头来看她」。我们等着,好奇祂要如何回应。祂会大吼,像某些信仰死板的人说:「你这笨女人!看看你干了甚么事!你让我变成不洁了!」吗?如果你在等耶稣的响应,你做何感想?
    • 耶稣(当然)不会做这种事。祂反而说:「女儿,放心罢!你的信德救了你。」。而我们想起,几乎同样的话曾经对担架上的瘫子说过,而且立刻知道一切都会好转。称这位女人「女儿」有何意义?当我们进入圣周,你能否听见天主的声音对你说这些话?
    • 「从那时起」,「那女人就好了」 (刚好就是我们听到她所盼望的),她的治愈不费吹灰之力而且立即的。在你自己生命中,是否内在有一个渴望,想要「不费吹灰之力而且立即的」医治?
  • 与主交谈

    Have you encountered God’s grace and healing power in a new light?
    • 我们回到一号故事,跟着耶稣「来到首长家里」。我们在那里发现专业的送葬者( 吹笛者) 及闹哄哄的群众。跟往常一样,耶稣把次序恢复到令人困惑的状况说:「你们走开罢!女孩子没有死,只是睡着了。」耶稣说这些话,你怎么听?
    • 现在群众对慈悲的话呈现他们的反应 -「他们嘲弄祂」。所以他们必须离开,因为他们只会转移天主慈悲的治愈能力;而玛窦继续描述,「把群众赶出去」。你如何想象群众及他们对耶稣的反应?
    • 「把群众赶出去」后,耶稣可以自由去做慈悲之事:「祂就进去,拿起女孩子的手」。再一次,这使祂双倍不洁。然后叙述者告诉我们结果 -「小女孩就起来了」。无须告诉你,这就是复活的语言,而我们正在看天主治愈的能力在做工。我们也发现更宽广的结果 -「这消息传遍了那整个地区」 (这可能意味不是圣地,就是整个世界)。你如何宣扬这讯息及天主的慈悲和治愈的喜讯?
    • 在避静即将结束之际,你可能想反省在你内心激起了什么。你是否在新的光照下,曾与天主的恩宠和治愈大能相遇?或者你已发现了你生命中所需要的治愈。无论避静结束时你的感受为何,把一切,无论好坏、新旧,都带到天主治愈和慈悲的临在中。
       
首页